一位患者的就医感受——在淄博市第一医院做胃镜

春节过后,我的老胃病又犯了,右肋下一阵阵地痛疼,让我寝食难安。去村卫生室拿了些消炎药,大夫建议我去医院做个胃镜,检查一下到底是啥毛病。以前听做过胃镜的人说过,做胃镜很难受的,一根探视的管子从嘴里顺着食道插到胃里,医生不断地活动管子的外端,另一端在胃里面不停地搅动,就像翻江倒海一样的滋味,给人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我畏惧了。前几天,听一个朋友说现在有无痛胃镜了,做胃镜前,先给你注射麻醉,等你什么也不知道了才做胃镜,醒来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你一点感觉也没有。在家人和朋友们地劝说下,我终于下定决心,于四月十九日去淄博第一医院看病。

就医者熙熙攘攘,我挂了个内二科的专家号,挨到我就诊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钟了。经过专家的初步诊断,可能是胃炎,必须做胃镜才能确定病因。做胃镜前,需要先化验血、做心电图。我立马去化验血、做心电图,等到出来结果已经是下午的一点半钟了。本想下午患者少点,谁知也是人满为患。很多患者是预约的,我只好按照序号等待。在等待室里,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看着患者越来越少,心里越来越急躁和不安。一是怕晚了没有回家的客车了,二是离自己做胃镜越来越近了,心里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恐惧。已经四点半了,同我一齐进入等待室的人都已经做完走了,还没有叫到我的名字。

我急切的在走廊里来回走动,正巧碰到一个中等身材、身着蓝色手术服的年轻人。我急忙问道:“老师,快挨到我了吗?”年轻人立刻停下脚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我说:“焦念君。”他说:“哦,下一个就是你。你到等待室坐坐,待会儿我叫你。”不多会儿,那个年轻人来到等待室问我:“你的嘴上和口腔里有血管瘤吧?”我说:“是啊!是先天性的。”他说:“你晚上睡觉感到呼吸困难吗?打呼噜吗?”我说:“打呼噜,有时呼吸感到困难,不是很严重。”他说:“哦!我是你的麻醉师。我想告诉你,像如你这种情况,如果麻醉了做胃镜是有一定危险的。因为导管插入食道以后,就会压缩气管,你嘴里有血管瘤,呼吸就会更困难。我想少给你用麻药,既让你不感到痛苦,也减少麻醉时间,这样危险性会小点。”我说:“一切听你的。”“好吧!你跟我来吧!”

进入胃镜检查室,一切准备好以后,那个年轻人对周围的医生护士们说:“这个病人是个特殊案例,大家一定不要大意······”

当我醒来的时候,眼前是一张张医生和护士们关切的笑脸。那个麻醉师也在,他和一个医生正为我擦拭脸上的汗水和嘴里流出来的口水。由于麻醉还起作用大脑不是很清醒,看到眼前的情景,心里还是很激动。是啊!像我一个又老又丑的农民,他们像对待自己的亲人那样和蔼可亲,不嫌弃我脏,我能不激动吗?我拉着他们的手,嘴里不住地说:“谢谢,谢谢。”医生对我说:‘’您没啥大毛病,就是有点胃炎。

怕晚了误了客车,妻子扶着我急匆匆地走出了门诊大楼。此刻,已是傍晚时分,太阳的最后一点余晖涂抹在周围的建筑上,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温馨美丽。

 

医院大门外是一溜儿小吃摊,看着琳琅满目的饭菜,一阵阵诱惑的香味直冲我的味蕾。已经一天一夜水米未进了,真想狼吞虎咽地大吃一顿。我对老婆说:“我饿了,吃点东西再走吧!”于是,买了两碗稀饭几个灌汤包,边吃边欣赏着春天的美景。正吃着带劲呢,突然手机响了,打开一看,是个陌生号码,心里疑惑:“是谁的电话?” 心不在焉地一边吃一边接起来,问到:“你好,你是谁啊?”话筒里传来一个温和的男人声音:“哦,对不起,我姓冯,就是给您做麻醉的麻醉师。我去等待室找您,想看看您恢复得怎么样,发现您已经走了。您现在感觉好吗?” 我一听,双手一阵颤抖,筷子夹着的半个包子掉到了桌子上:“哦,谢谢,我现在很好,正在吃饭呢!”对方说:“那就好。怕您出现意外,所以打个电话问问,祝您早日康复。”我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抬头望着医院的方向,嘴里不住地说着“谢谢,谢谢。”

一阵阵微风吹过,人行道两旁树木上的树叶在随风舞动,也和我一起分享着十九大后第一个春天的温暖。心中突然感到释然,我感觉我的病好多了。

这真是: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城依旧舞春风。

医院概括 就医指南 联系我们
淄博市第一医院网站 Copyright © 2015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淄博华邦高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4252412 4253312(夜间)  传真:4253406  邮政编码:255200
地址:淄博市博山区峨眉山东路4号
鲁ICP备1020030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