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嵋山大院的孩子】魂牵梦绕第一医院 终生相伴大院情节

生于斯,长于斯,生活了大半辈子的淄博市第一医院,每想起来总有一种特殊的感情。老家是哪里?不管别人问还是自己想,第一反应不是博山、不是胶东,自然而然的跳出:一院!第一医院,我的老家,我的故乡!

我的父母都是建国前参加工作,建院初期的老人。

父亲刘泽生是威海市文登市人,1943年参加革命,1948年2月从胶东军区兵工厂调到华东工矿部卫生科,驻博山区赵庄,参与了创办淄博市工人医院(一院前身)。1949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0年12月到华东白求恩医学院药剂干部班学习,毕业后历任淄博市第一医院药剂科药剂师、主管药剂师、副主任药剂师、药剂科主任。是一院药剂科的创始人之一、第一任科主任、山东省药学会理事、淄博市药学会副理事长、淄博市医院药学专业领头人。解放战争期间荣立三等功三次,四等功一次。多次评为淄博市第一医院标兵,先进工作者。1956年评为淄博市工会积极分子。1976年担任唐山抗震救灾淄博医疗分队负责人评为抗震救灾积极分子。1987年11月24日病故,享年60岁。母亲于英美是烟台市海阳市人。1948年在华东工矿部卫生科参加工作。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淄博市工人医院,第一医院护士、供应室第一任护士长、内科、针灸室医生、内科党支部书记等职务。1970年5月在淄博卫校参加老护士转医生培训学习,毕业后转为医生,这在一院也是第一次,可能也是唯一的一次。多次评为先进工作者。1993年6月23日病故,享年63岁。

第一医院是综合性医院,具有很强的红色基因,她的主体应该是胶东兵工系统卫生医护人员,建院初期还是军队体制,享受供给制,听父母讲建院初期还收治过解放军伤病员,上夜班还要背枪。一直到60年代,医院里基本都是外地人,胶东人占了很大比例。家长都是操各种方言,孩子们受影响,口音都不是正宗的博山话。虽然不像732厂、501厂形成独特的大院语言,但也独具特色,别人一听就说,你不是博山人。我参加工作后,别人还说我不是博山人,问我是哪里人,我就说是第一医院的。孩子们互相交流都是“咱医院怎么怎么的”,与别人说都是“俺医院怎么怎么的”,一股自豪感、骄傲感油然而生,好像别人也高看一眼。这种大院情节一直与我相伴,其他医院子弟是否也有这种情节呢?

我是1952年12月在一院当时驻地博山区的赵庄出生的,一院很多第一代的大孩子都是在赵庄出生的。当时父母还是供给制,好像我出生后也享受了一段供给制。稍微长大一点,一院有了托儿所,我就成了一院托儿所第一代小朋友。当时一院幼儿园的小朋友会演节目,除了在本院演出外还经常外出演出,在博山小有名气,记得曾到工人文化宫,工商联礼堂等演出,还有电台录音、拍照等。我当时担任节目演出前的朗诵致辞,年龄小背不过,气的老师要骂,实在没有办法,我一个人在大幕前朗诵,老师躲在幕后给我提词。大概在1960年前后我妈妈因为心脏病要到上海作开胸手术,当时在全国也是很少的,爸爸陪她去,这样我和妹妹只能长期吃住在托儿所,不能回家。当时我已上小学,大概住了好几个月。这在医院托儿所恐怕也是唯一的一次吧。1976年爸爸担任队长妈妈也参加,到张店大张公社等下乡医疗队,当时我已参加工作,妹妹下乡,家里也是锁了好几个月。

上学时,我们这一批孩子基本在一个班,新建二路小学还把这个以一院、卫校、疗养院子弟为主体加部分区机关子弟的班级办成五年一贯制教学大改试验班。上学时,同学们三三两两结伴而去,放学了,说说笑笑,回家作业。

第一医院大院是我们温馨的家,小朋友们在这里快乐的成长,循环往复的一年四季,都给我们留下了美好的记忆。春天草木发芽,到处槐树开花,满院洋溢着槐花的清香,拿着长杆摘下槐花,家家户户充满了煎槐花饼、槐花水饺的香气。夏天来了,粘知了,偷偷相约到神头大洪泉及周边农村的水湾里游泳。秋天,到山坡上,草丛里捉蟋蟀,到房屋后边空地里掰下春天种的鲜玉米,饱餐一顿。冬天更是我们欢乐的季节,特别下雪后,老门诊楼前的水泥大坡,成了高台滑雪的滑道,不约而同都来了,滑雪打滑溜槽,有站的、有蹲的、有坐的,从坡顶一直滑到坡底,也有三五人、七八人连成一串滑下来,也有中间翻车滚到坡底。欢声笑语响成一片。有高手脚踩竹片,一直滑下来,滑出医院大门,滑到人民剧场。还忘不了到门诊大楼走廊里的暖气包上烘干裤子,免得回家挨骂。还有两次坐医院汽车远行的记忆,一次是1965年吧,姜荣海、姜永利的父母调张店工作,我跟搬家的汽车第一次到张店西大楼市机关宿舍。还有一次1968年前后,医院汽车司机孙玉方家属回乡落户,我也跟车到济南段店他老家。怪得很,当时我一个半大小子,父母怎么会同意,他们家怎么会同意,领导怎么会同意让我跟着呢?现在也没想明白。

从小父母就教育我们热爱劳动、助人为乐,我还没就业时,每次医院组织到农村支援夏收、秋收,父母都要我参加,记得到过秋谷、山头等地割麦子、收玉米。医院锅炉房检修锅炉,好几次爸爸让我去,脱光衣服钻到蓝开夏锅炉里用尖锤敲击炉膛里的水锈,满身大汗沾满水锈,受到锅炉房叔叔们的好评。休息日和晚上做完作业后,到药房帮助数药片、到供应室帮助做棉球、做棉签,叠纱布,这都是常参加的小劳动,也是医院子弟独具特色的活动吧。难忘的大院生活啊!

及到长大,在那个时候不能考学,继承父业到医院工作,我们这些医院第一代的大孩子,除了少数几位到医院参加工作,大都到工厂、当兵、下乡等天南地北走向社会。说到下乡,我还是医院第一个为我开过欢送会的,当时我准备回老家下乡落户并在老家生产队干了好几个月,医院开了欢送会,赠送了《毛选》四卷、一个脸盆,一个搪瓷缸。后来到区知青办办理下乡手续时,告知我是独子,可以不用下乡,下乡事不了了之,但后来我妹妹还是下乡了。

我们家和第一医院还是缘分很深的,像我父母,夫妻双方建院之初1948年就在医院工作,一直在第一医院工作、奋斗了一生,直至离休逝世没有离开第一医院的,可能没有几家吧。我虽然没有在医院工作,但一直在博山工作,仍住在医院宿舍。我结婚时,父母想把我爱人调入一院,种种原因没调入,安排在职业病院,后来转成工人疗养院。父母逝世后,我们交了房子,后来搬到西冶街我单位分的房子,以为与一院断了联系。没想到工人疗养院合并到第一医院,我爱人又成了一院职工,我也从一院子弟变成了一院家属。真是一辈子离不开第一医院,缘分深啊!

我现已年近古稀,每当想起生活了大半辈子的淄博市第一医院,总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在心头,虽然没在一院工作过,那些父母的同事敬爱的叔叔阿姨们,那些幼儿园的小朋友,发小,同学,那里的一草一木,每一寸土地,都是那样的亲切,那样的终生难忘。第一医院现在发展的越来越好,成为淄博市、鲁中地区乃至山东省的重点医疗基地,这也是我的父辈们为之奋斗终生的胜利成果和期盼,也是我们这些一院子弟的热切期盼。衷心的祝愿淄博市第一医院发展的越来越好,明天更辉煌!

医院概括 就医指南 联系我们
淄博市第一医院网站 Copyright © 2015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淄博华邦高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4252412 4253312(夜间)  传真:4253406  邮政编码:255200
地址:淄博市博山区峨眉山东路4号
鲁ICP备10200304号-3